心酸的执着

编辑:安义县人大 更新时间:2015/4/23 20:49:00

 心酸的执着

——记安义县长埠镇人大代表黄四长
 
熊晨思
 
  “我长期呆在西山脚下,既没有出过远门,也没有什么见识,我做的只是平凡的事情,称不上事迹。照顾妻子是上天对我的安排,关爱学生是我对孩子的一种弥补,教书育人是我当老师的本份!” 
2010年11月18日,安义县教育系统“创先争优”事迹报告会会场内一片唏嘘。
  听报告的,暗自抽泣泣成声, 掩面拭泪泪更流。
  作报告的是一位斑发中年人。看上去,有些沧桑,有些憔悴,但更多的是从容与坦然。
  他就是安义县长埠镇人大代表、长埠镇云庄小学校长黄四长。一个化小爱为大爱,把对儿子的爱推及到全村孩子的小学教师。
  村里的“祖师爷”
  黄四长出生在西山脚下的一个贫困家庭。为了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妹,1978年高中毕业后,成绩优异的他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毅然选择留在自己的母校——云庄小学,做一名民办教师。这一教,就是30多年。
  黄四长两度丧子,妻子因此精神失常,生活不能自理。人们很难想象,30多年来,他是怎样一面支撑残缺不全的一个家,一面扛起小学教学课改的这面旗;人们很难想象,他拿什么资助20多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,拿什么百般呵护几近孤儿的学生……
  黄四长有多次转行的机会,他都一一放弃了。“跟我到深圳去,每个月给你1000块。”面对老同学的热心相邀,黄四长摇摇头,拒绝了。那是1990年,他月工资只有17块5角。2002年,弟弟以年薪10万元请他打理生意,年薪只有几千元的他仍然选择了留下。他说:“我只是个小学老师,除了教书外,什么都不会。”然而,明眼人都知道,他是舍不得孩子。
  其实,黄四长哪里还有自己的孩子?
  夫妻俩一心忙于教学,对孩子顾不上细心照料。1989年,长子不幸掉入水库溺水身亡;10年后,年仅2岁的次子掉入池塘也没了。两个儿子全没了,妻子哭过晕过后,疯了。黄四长也因受刺激过大,精神恍惚了,逢人就说:“我真傻!我真傻!”后来,他便沉默了。
  村民们来了,学生们来了,老师们来了,局领导来了……黄四长振作了。
  一星期后,黄四长重新站上了讲台。他心里清楚,虽然儿子没了,但学校还在,老师们在等着他,学生们在等着他。他更清楚,身为一校之长,应该把每个学生都当做自己的孩子。
对一个个稚嫩的学童,黄四长倾注了全部的爱。他俨然是每个孩子的父亲。“华仔,来,试试看。”黄成华兴奋地换上新衣服。“哈哈,我们华仔仔就是帅!”小成华一个劲地往怀里钻,黄四长一把抱将起来,亲了又亲,又给小成华连换了三、四套衣服。学生黄成华父母双亡,由祖母带着。黄四长怕孩子吃不饱穿不暖,就把他接到自己家中,天天带在身边,百般呵护。这不,黄四长卖了还没长足茬的红薯,给他买来了新衣服,还有孩子最想吃的、最想玩的。
  黄四长担心学生们热着、冻着,盖瓦补漏,换门修窗,样样都干;他担心10多个留守儿童厌学、逃学,谈心释疑,精心辅导,个个不落下;他担心20多个贫困学生完不成学业,节衣缩食,攒钱资助。
有人问他,“你这样照顾别人,苦了自己,值吗?”他回答说:“作为老师,照顾好学生理所当然。何况他们都是我的孩子,父亲照顾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,我不会再傻了!我要好好照顾这些孩子!”
这个只有800多人的村庄,已走出了100多名大学生。在村里,有些一家三代,从爷爷到孙子几乎都是他的学生。为此,村民们尊称他为“祖师爷”。看着一批批孩子走出乡村外出发展,看着一批批孩子成家立业,脸上有些斑白的黄四长总是堆满了自豪的笑容。
师生的“主心骨”
  “这里是世外,但不是桃源。”有人这样评价这个地方。交通落后,信息闭塞,留不住教师,换不成新课桌。从云庄小学处在西山脚下,到镇上要走20多里山路,连接外面的只有一部电话。即偏远,又清苦,没有几个老师愿意来这里教书。
  得知学校要新调来一位老师,还是个大学生,黄四长高兴了一晚上。天蒙蒙亮,他就打扫新老师宿舍去了,他专门空出两个房间供新老师住宿,在宿舍里铺上新地塑,买来新床、新窗帘、电视机,还请人帮忙装上了有线电视和宽带。
  在黄四长心里,只有留住老师,才能培育山里娃。他只希望新老师能住得更舒适些,呆的时间更长久些,给孩子们带来新的知识更多一些。
  那年大年三十,冷老师的母亲重病,无钱手术。黄四长咬咬牙,冒着封山大雪,把攒给妻子买药的3000元钱送到冷老师手中。张老师住院,他勒勒腰带,卖了半年的口粮,送去500元。
  黄四长的善举感动了每一位老师,激励着每一位老师。青年教师熊丹动情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“任前方荆棘丛生,我将持之以恒,抛弃迷茫,把握航向:我为山乡育农娃!”
  近年来,手足口病、甲型h1n1流感快速传播,在学生及学生家长中引恐慌,老师无心上课,他从卫生防疫部门请来专业人士作卫生消杀工作,并开展宣讲,稳定了人心。去年山洪瀑发,他带领老师及时转移学校办公室设施,从洪水中护送学生回家,在洪水里硬是泡了两天两夜。
  心酸的执着
  “没有学生的均衡发展,就没有教育的均衡发展!”黄四长接着说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自主能力、创新能力,不仅要让每个学生能够全面发展,而且要有个性特长。”黄四长在老师会上反复强调着。
  年过花甲的黄四长,在思维上已没有年轻人那么快了,但他利用吃饭的时间、晚上睡觉的时间仔细揣磨“自主式五步教学法”,按照课前训练,激趣明标—自主学习—合作展示—当堂测试—提升小结五个程序授课。每学期,学校在学生中开展“飞出山野画理想”、“我是小小发明家”等丰富多彩的理想文化、实践技能比拼活动。这样一来,不仅培养了学生相互合作学习、敢于质疑问难、善于探究的良好的学习品质,而且为学生彰显个性特长、全面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  在他的带领下,校园风貌一年胜一年,教风正、学风浓,教育教学质量不断提升。学校每学期在全镇目标管理综合考评中名列前茅。他个人的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:市德育标兵、县优秀教师、县先进教育工作者、镇优秀教师、镇优秀党员……
  尽管荣誉年年有,可日子还得天天过。不说酱醋茶,柴米油盐总归不能少。天没亮,黄四长就得干农活,再侍候妻子。下午放学后,他就要送稍远些的孩子回家,顺便捡些柴火。侍候妻子吃完晚饭后,他或家访,或做家务。晚上10点后,他还得备课。因为妻子说在暗处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,所以,晚上10点钟之前,他家里不能亮灯。
黄四长每天就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着。在他那只有清明雨,不见重阳糕的日子里,人们不知道,几多回,他从水库边跪求妻子回家;几多回,他送学生回家,却从路边“捡”回自己的“疯”老婆;人们更不知道,他的内心当中究竟有几多辛酸、几多苦楚。
  黄四长不是铁打的人,他也由骨肉长成,气血贯成。他迷茫过,绝望过;他激动过,期许过。然而,历经磨难,痴心不改的,是他对教育事业的执着追求。他常说:“我这辈子算是没什么指望了,唯有指望村里的细伢子奔个好前程。”
  哪些课要怎么改,哪个学生有什么困难……在他的代表履职手册里,都清清楚楚地记录着。
  “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,才知道那间教室,放飞的是希望,守巢的总是你……”在一阵阵悠扬的歌声中,一群群孩子陆陆续续来到了学校。云庄小学早已是今非昔比了,学校里建起了美丽的教学楼,铺设了塑胶运动场,砌起了漂亮的升旗台,有四季宜人的花圃和精美的画坛,还有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、科技宣传板报。
上一篇文章:幸福路上梨花开
下一篇文章:人大代表不仅是荣誉

主办:安义县人大常委会 承办:安义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  网站备案号:赣ICP备19001709号
电话:0791-83422209 传 真:0791-83411646   网站建设掌中科技